一斤花生最低价不及一瓶水 建议推出花生期货熨平风险敞口

2020-12-17
 

证券日报

花生作为食用油主要原料之一,目前产业市值已接近千亿元。然而,近些年,在花生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如种植户、加工商、贸易商等都在经受着价格波动所带来的风险。近日,《证券日报》记者从郑商所花生调研团队获悉,我国花生种植面积和产量近些年逐渐呈现上升势头,随之而来的则是价格风险波动。

多位产业人士告诉《证券日报》记者,自2015年以来,花生价格波动较大,期间从最低价1.8元/斤涨至最高价6元/斤,整体波幅剧烈,相关产业链条遭遇的价格风险常始料未及。现阶段,产业企业急需一些管理花生价格风险的工具,花生期货的推出将有望熨平风险敞口,为花生产业企业保驾护航。

花生价格5年波幅高达233%

毛集镇是众多花生产区的典型代表,这个位于河南省南阳市桐柏县的农业镇区,家家户户几乎全靠种植花生来实现脱贫。现阶段新季花生已经收获晾晒完毕,各家各户将打包好的花生一袋袋码齐摆放,只等合适的时间全部出售,来实现全年的家庭收入。

毛集镇毛寨村党支部书记郭长松介绍说,毛集镇花生种植面积有12万亩,大部分农户都靠种花生来保证全年家庭收入,今年花生单价预期乐观,净果可能卖到3.8元/斤左右。“部分农户家里储存的新季花生一般等到元旦春节前后卖,一方面是想等着价格再涨一涨,另一方面是因为人手不够。”

据了解,近些年,由于花生种植比较收益高,我国花生种植面积和产量呈稳步上升趋势,花生种植成为了主产区农民增收的重要来源。然而,作为一个完全市场化的品种,花生价格的波动也常常让产业链上下游揪着一颗心。

以桐柏县为例,全县花生种植面积基本稳定在34万亩左右,今年毛集镇花生米的价格能卖到6元/斤,这让农户对来年的花生种植十分积极。然而,在2015年-2017年,带荚的花生果也只有1.8元/斤,市价不及一瓶矿泉水的价格,花生米价格也只有2.3元/斤,直到前两年价格开始回涨,情况才好了一些,过去5年间,花生价格波幅高达233%。

桐柏县委常委、副县长王磊介绍说,毛集镇大部分地区是沙土地,土质适合种植花生。近两年,种植花生的效益比较可观,正常亩收入能达到2400多元。

郭长松补充表示,现在一亩地的花生种植成本在五六百元左右,按照全村人均6亩地来算,人均年收入过万元轻轻松松的。不过,这种情况在此前几年很难遇到,因为花生价格在过去几年波动较大,市场风险也较高。“这几年花生价格的价格波动大得很,要是能有个稳定的收入预期,我们种得就放心了。”

据悉,驻马店市正阳县是中国花生种植第一大县,花生种植面积通常稳定在170多万亩,年产量50多万吨。正阳县新地种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甘万祥介绍,合作社种有5000多亩花生,今年新季花生果的价格基本在3.3元/斤-3.4元/斤,得益于机械化作业,花生收获时间从一个月缩短到了七天,大大节约了时间和劳动力成本。

有种植户表示,上了规模后更加担心价格波动带来的风险,要是能做到对价格心里有数就好了。同样有这种担忧的还有花生贸易商。河南省正阳县花生协会常务副会长张志强表示,花生价格基本三年到五年会有一个大波动,除了大的波动周期,每天的价格波动也不小。“早上4.8元/斤,下午4.5元/斤,最后一天一斤掉0.5元都是有的。一吨花生米一年上下波动能达到5000元,同一季收获的花生,每吨上下波动个1000元-1500元都算平稳的。”

衍生品助力产业转型升级

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花生主产国,种植面积及产量均居世界第一。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9年我国花生总产量1215万吨,总产值约911.3亿元。由于花生种植比较收益高,近些年我国花生种植面积和产量呈稳步上升趋势,花生种植成为了主产区多数农民增收的重要来源。

自2014年以来,国内花生价格呈现波动趋势,农户与产业经营主体面临较大的价格风险,急需价格风险管理工具。此外,花生作为我国重要的油料作物对保证我国油脂油料安全有着重要战略意义,在频繁波动的价格面前,也急需管理价格风险、稳定生产经营的金融工具。

面对花生产业转型升级、国内花生价格波动剧烈、产业链上下游经营难度加大等问题,业内人士对花生期货充满了期待。

“花生期货上市不仅符合国家支农惠农政策,还有利于贯彻落实国家保障油脂油料供给安全的战略方针,对花生行业具有积极的意义。”郑商所相关负责人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说。

“花生现货市场仓储、加工、物流体系完备,基础设施发达,企业参与主体众多,贸易活跃,为开展期货交易打下了良好的现货客户群体基础,也为期货市场实施实物交割创造了便利条件。”郑商所相关负责人指出。

据了解,花生期货是郑商所服务实体经济的新尝试,也是郑商所开展市场创新工作的重要举措。花生现货报价为非连续性报价,时间间隔长、频率低,价格灵敏度较差。此外,花生现货价格是基于过去交易形成的价格,无法反映未来市场供需情况及价格走势,对未来生产的指导作用较弱,极易出现“蛛网效应”。2006年至今,花生经历了两轮周期性较为显著的暴涨暴跌行情,价格与产量的“蛛网效应”较为显著,给农户及企业带来了极大的风险与损失。

价格风险,是花生产业从业人员无法回避的一个话题。在正阳县一位多年从事花生贸易的张经理表示,花生价格变化无常,每天给大型花生加工企业收购花生米达600吨,年达20万吨,承受很大的价格风险。

“金融工具帮助实体企业风险管理的作用日益提高,花生期货的上市势必将加快行业的整合力度。企业在新形势下应充分认识期货市场价格发现和套期保值的两大功能,也希望期货市场能够帮助企业利用花生期货做好企业风险管理,从而助力企业精准把握未来行业发展方向。”正阳县副县长刘业鹏如是说。


最新商机
  发布商机    
 
 
同志视频